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
视力保护:
习惯
日期:2020-07-30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    一个人如果官至县处级,按照官场的习惯,通常有二样东西是不随身带的。一是工资卡,由于钱基本不化或不亲自化,因此工资卡都在夫人手中。同时还因为男人有钱就可能变坏,所以财政大权掌握在夫人手中,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变坏的发生。二是手机,一则当下乱七八糟的骚扰电话往往不请自到,集中精力思考着国计民生的领导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对付;二则有些电话领导根本不想接。因此手机在秘书或司机手中,便成了领导的又一习惯。

   市设备安装公司主持日常工作的常务副总经理丁聪,下班前接到省公司办公厅王厅长的通知,省公司党组书记、总经理于德标第二天上午9时要找他谈话。

   自从市设备安装公司党组书记、总经理林铁调走后,这个位子已经空缺近半年,工作暂由常务副总经理丁聪主持。

   从平时关系就不错的王厅口气中,丁聪感觉肯定是好事。为了不出现意外,当天就赶到省城并在省府路附近的滨江宾馆开了一个房间。

   以往丁聪到省公司,总有少不了的饭局或麻局或舞局,一局下来早已是黎明时分。这次由于事关重大,绝对不能在关键时刻“掉链子”,因此丁聪决定“悄悄地进行”。到宾馆住下后,他对在省城的司机小王说,今晚无事,快回家交公粮,明天下午15时来接。

   由于没有了“三局”,略作休息的丁聪便十分难得地来到街上,漫步欣赏起省城灯红酒绿的无限风光。不知不觉来到闻名遐迩的小吃一条街。

   尽管国外的新冠疫情已经超过60万,而且还以每天近10多万的速度突飞猛进,但国内的形势却是一片大好,小吃街上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   丁聪要了一碗“鸡翅香菇面”,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。

   “先生,你还没有付钱呢?”

   “对不起,忘了,忘了。”

   “35元。”

   “好,马上,马上。”

   可是,习惯了吃完饭就走人的丁聪摸遍了全身,硬是找不到一毛钱。

   “没现钱用支付宝或微信都可以。”

   一摸口袋,糟了,手机习惯性地放在了司机小王那里。

   怎么办?

   “想吃白食是不是?”

   “不是,真不是。”

   “不是什么,还想溜。”

   已经被新冠疫情折腾得三个多月、差点关门大吉、好不容易才开张不过几天的老板兼厨师,闻讯急匆匆地从厨房跑了出来。

   “老板,他吃饭没付钱,被我抓住了。”

   “老板,我是东宁市设备安装公司总经理。”

    “什么总经理,今天即使是总理来了,也不能白吃,一句话,掏钱。”

   “老板,老板,今天确实没带钱,也没带手机,这样吧,用你的手机我给司机打个电话,叫他送过来。”

   听说有人吃白食,食客们围了过来。

   “派头倒不小,还叫司机送饭钱过来。”

   “这帮人平时白吃惯了,这下出洋相了吧。”

   “还总经理呢?当官的没一个好的,看看就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   “你打呀,快打。”

   “你拔打电话没有应答,请稍后再拔。”

   怎么没有应答,平时领导司机的手机都是24小时开着的呀。

   (想想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爱人,丁聪的司机“归心如箭”,为丁聪开好房间,便急匆匆地回家。情急之下,忘了把手机交给丁聪。小王与爱人久别胜新婚,今晚丁聪又不会用车,两人难得清静,为避免打扰,小王便关了手机。这是后话)

   “什么事,什么事?”

   警察来了。趁老板与丁聪交涉之际,服务员拔打了110。

   听完丁聪和老板的“情况介绍”,警察对丁聪说,到派出所去。

   姓名、单位、职务家庭住址等。在派出所,经过一番例行公事的询问。

   “姑且相信你不会白吃,但钱肯定要付的,让谁来付呢,既然到省公司来办事,你就叫省公司的朋友来交一下不就完了。”

   丁聪的大脑高速运转起来。不是省公司没朋友,而是如果让省公司的朋友送钱到派出所,而且仅仅是为了一碗面条,不让人笑掉大牙才怪呢。往后一传十,十传百,传得面目全非,说不定还会影响自己今后的仕途。

   本着“家丑不可外扬的基本理念”,丁聪毅然把爱人的联系方式告诉了警察。

   “你好,这里是滨江派出所,你是丁聪的夫人吗?请你马上带钱来一趟。”

   丁聪夫人做梦都没想到,已经准备休息的她,竟然接到了这样一个电话。从来电显示中发现,确实是110的电话。丁聪进了派出所?其他地方可以进,派出所是随便可以进去的吗?下午丁聪告诉她,去省城办事,听口音还是好事呢,现在怎么办事办到派出所了?一定是出了什么事,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曾经听说过自己的丈夫有“饭局或麻局或舞局”三局专长,莫不是“局”过分“局”进了派出所?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得意忘形,利令智昏,丁夫人越想越不对,怎么办?

   经历过风雨的丁夫人拔了司机的电话,无奈话筒里传出“稍后再拔”的声音。莫不是司机也进去了?情急之下,丁夫人把电话拔到了与丁聪称兄道弟的省公司办公厅王厅长手机上。

   王厅长被电话吓了一跳,“什么,丁聪进了派出所?什么事派出所没说,叫亲人连夜带钱来一趟,”丁聪呀,丁聪,你真的是“顶大的蠢”。王厅长十分清楚,今天上午,省公司党组召开会议,已经决定丁聪任市公司党组书记、总经理。明天上午省公司主要负责人代表组织与丁聪作任前谈话。没想到,真没想到。你这个时候进派出所,万一有什么事,这不是给组织丢脸,给省公司上“眼药水”吗?好在王厅长久经官场,而且派出所的几个头头与王厅长要么熟悉,要么有过一面之交。无论如何,只要问题不大,自己堂堂的省公司办公厅厅长的面子,多少还值一点“钱”的。于是在电话中告诉丁夫人,一是消息绝对保密,二是手机不要关,他先去派出所了解情况再说;三是不要马上过来。

   滨江派出所离王厅长家不过几百米距离。王厅长一到,一切都烟消云散。

   灰头土脸从派出所出来的丁聪已经下了决心,不管怎样,一定要把在关键时候给自己出题目的司机好好修理修理。

打印】 【关闭



  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